花罪

#6蓮


『…穆──穆!』

『啊──薛安。』

『穆,聖衣修復的工作完成了嗎?』

『是…完成了。』

『辛苦你了,留在這裡行,我叫人來拿回去。』

『是。』



『穆,你有心事?』

薛安既是穆的老師,又是他的養父,穆的一舉一動他最了解。

『沒…沒有,我只是有點累。』

這也不假,連續修復了三件聖衣,消耗了穆不少力量了。

『那就快回去你宮裡休息吧,別累壞身子。』

『嗯──……嗯……』

『怎麼了?支支吾吾的,有話就說吧。』

撫著穆柔軟的髮絲,薛安溫柔問道。

『沙加……』

說到沙加的名字,穆的臉不覺就發熱了。

『沙加?他去了印度,怎麼了?』

『…他有交代過會什麼時候回來嗎?』

『他說最長會是一年。』

『一年…?』

『嗯,本來他要離開聖域那麼久我是不想批准的,但既然他那麼堅決,又說一年之內一定回來,那我就讓他回去了。』

『他有說要離開的理由嗎?』

『沒有,只說是私人理由,我就沒再多問了。』

『嗯……。』

『怎麼了?』

『沒事……我先回去了。』

薛安目送著心愛的弟子離開,他一直留意著,穆剛剛說到沙加的時候,臉紅了...




穆不知道沙加為什麼一聲不響就突然離開了聖域。記得沙加偶爾都會回去家鄉,在他修道的寺院裡住上幾天,但這次一去就說要去一年,現在已經過了一個月,仍然音訊全無...

其實穆大可以利用瞬間移動去印度見沙加的,但記得沙加這次臨行前連一句道別的說話都沒有對他說,穆心想,沙加是不想見到自己吧?自然不希望他到印度找他吧?所以才不辭而別──


穆心裡的某處隱隱作痛了一下──

(他不想見我……)

在其他人眼中沙加可能是一個冷漠及缺乏感情的神人。但在穆眼中,沙加卻只是一個很普通的男人。

沙加是不善於表達自己,所以他需要別人的理解。穆知道自己是唯一一個,因為他知道沙加身邊就只有自己這麼一個親密朋友。

穆一直是確信著這一點的,可是最近,他越來越覺得自己並不是想象中那麼了解沙加。

他開始不理解心裡面在想些什麼,他也不跟自己說,甚至要他用讀心術...

童年時他們那麼親近,從外地修行回來後感情依然未變,但為什麼偏偏最近,他們之間卻變得那麼尷尬和疏離?



已經不能回到以前那樣了嗎?



黃昏了,不知不覺已經回到白羊宮。經過大廳,走到院子中。

『沙…沙加…?!』

為什麼會在這裡?回來了嗎?

『好美的花。』

穆望向沙加視線的方向,原來飛燕草的花已經開了。

『在我眼中庸俗的東西,其實也可以開出美麗的花朵。』

『?』

沙加話中似是另有意思,穆當然是聽得出來,但他究竟是想說什麼?

記得沙加說過一個月後,等飛燕草開花了會來看看。這又是什麼意思?飛燕草開的花雖然漂亮,但終究是野生花,比它漂亮的花實在是多不勝數。尤其在沙加眼中,這種野生花草根本不值他專程老遠跑回來欣賞。

而且,記得最初沙加還叫自己把它拔掉,為何現在又這麼在乎?

穆不明白,很煩躁──為自己不再了解沙加而煩躁。



『可以移植幾棵到我宮中嗎?』

『啊?嗯、可以啊。』



──真是越來越不明白沙加了...




穆和沙加帶著幾棵飛燕草來到處女宮的院子裡。

『我自己可以種。』

穆站在沙加後面,看著他把泥土用鏟子挖開,再小心的把飛燕草的根部好好的埋好。

四處張望,處女宮的院子還是一點都沒有改變。蓮花池中是千篇一律的睡蓮,池中的鯉魚愉快地游來游去。蓮花池旁邊伴著各種各類的名貴花草。有玫瑰,有牡丹,有蘭花...跟穆第一次進來這個院子的時候一模一樣。

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在蓮花池旁,多了幾棵不顯眼的木苗。

『這些是…?』

沙加望向穆,沒有立即回答,只繼續忙著手上的工作。

穆見沙加沒回答,再走近一點看,這些木苗,有點眼熟...

『你沒看出來嗎?』

把最後一棵飛燕草種下後,沙加走到穆身旁說道。

穆聽了沙加這樣答,知道自己大概可以看得出來吧?於是蹲下身子,仔細端詳著那幾棵矮小的木苗。



『是紫陽花的木苗。』

沒等穆看出來,沙加卻先說出答案了。

『誒?紫陽花…?』

(為什麼要種紫陽花?)

剛剛沙加跟他要飛燕草已是十分奇怪,要知道處女宮院子裡的花草,全部都是名貴品種。甚至可以說,處女宮的院子裡絕對是容不下那些天生天養的花草。

『你說過的,你喜歡紫陽花。』

穆幾乎聽到自己的心跳聲。他站起來,望著同樣是看著自己的沙加。

『……因為…我…?』

『嗯,是為你而種的。』

穆碧綠色的眼睛望進沙加藍色的眼睛裡,是無比的認真,還有一種說不出的強烈感情──

很快的,穆卻把視線移開,似是怕一不小心就會把沙加心裡的話讀出來...



『為…為什麼?』

過了很久,穆終於開口問這個從剛剛開始就在他腦海裡纏繞著自己的問題。

沙加想了想,望向穆,又望向紫陽花。

到了這個地步,沙加也不打算對穆隱瞞自己的感情。

『因為,我想你高興。』沙加如實答道。『阿布羅迪可以令你高興,我沙加也可以。』

穆對上沙加那深邃的眼睛,他在對著自己微笑,穆不覺心頭一悸。

沙加的笑容很好看,穆一直都這麼認為。但此刻沙加的笑容,比起平時因心情好或是高興而展露的笑容不同。像是多了些什麼,自己卻又說不出來。



『在印度的這一個月,我很想你。』

『沙加…』

如果說自己沒有想著沙加那就是騙人的。

而事實上,穆很在意沙加什麼話都沒有跟他說就離開了聖域,甚至有衝動想去印度見他一面。

這樣的心情,不是「思念」,又是什麼?

只是心裡實在不明白沙加在想些什麼,而最近沙加的表現也是令穆莫名其妙。所以在完全不了解他心裡的想法和用意,令穆只覺得沙加與自己的距離越來越遠,不敢相見。

穆甚至會想,可能他真的已經越來越接近神吧?

『沙加…我有想過去印度見你的。』

『為什麼沒有來?』

『那是……因為…你好像在生我的氣…。』

『我在生氣?』

『不是嗎?最近我完全不能理解你。』

沙加現在才知道自己的態度令穆難受了。

『我不高興阿布羅迪和你如此親近。』

『?』

『我不高興艾奧羅斯碰你。』

『沙加,那是──』

『就算是開玩笑也好,我不高興有其他男人向你求婚。』

『沙加…。』

『別人那麼了解你,可是最了解你的人應該是我沙加才對。看見有別的男人接近你,我也一樣不高興,心裡很不舒服。』

『沙加…你--』

『穆,我控制不了對你的…獨佔欲。』

『獨…佔…欲…?』

『我想你整個人都只屬於我沙加一個人的。』

在這一瞬間,穆心動了。他從小就很喜歡和沙加在一起,直至大家都長大了,這種心情都沒有改變過。



想親近沙加的心情,想了解沙加更多的心情,想一直和他在一起的心情--

如果說沙加也擁有同樣的心情的話...

『沙加和其他人都是我喜歡的朋友,但始終和沙加在一起的時候我才感覺最舒服,最開心。』

穆似在自言自語地說著,臉上卻掩飾不了那幸福的笑容。

『穆?』

『你還記得嗎?我第一次穿起聖衣的時候。』

『我記得。』

穆七歲的時候就繼承了白羊座的黃金聖衣,那天,穆第一時間就跑去找沙加,在他面前穿上。不是要在未得到聖衣承認的沙加面前耀武揚威,而是希望沙加是第一個見他穿上聖衣的人。

小時候不管是快樂還是悲傷的事情,穆都會第一時間跟沙加分享。

沙加對穆來說,同樣是「特別」的朋友。

『說起來,我自小就喜歡纏著你。』

『但我沙加從來就只喜歡被你纏。』



原來在對方心目中,自己已站在超然的位置。



不需要猜疑,不需要承諾,他們就是相愛著。


【完】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後語︰
寫得超級失敗!我真的好失敗!!!(翻桌)
那是什麼結尾?什麼結尾??怎麼結尾總是敗筆(全篇都是QQ)
開始第一,二回是紫陽和百合,所以之後的才決定一拼用花名
瑪格麗特和翠菊都有花語,算是有點關係,大家有空可以去研究(喂!)
至於飛燕草和蓮就單純是沒意思的XDD(汗)
還有那個篇名,本來是「都是花惹得禍」←真令人啼笑皆非==
之後覺得既然副篇名都是花名,篇名至少可以「優雅」一些吧^^;;

這篇…雖然只得六回,但就是我這麼多作品中修改得最多、最厲害的一篇(汗)
兩個美人的BL果然難寫,這篇感覺超級的失敗,我會再挑戰的(握拳燃燒)
可能會寫「後篇」……但只是可能喔(我知道沒人看)

其實觸發我寫這篇文的是Cornish Heather的一篇作品
裡面的沙加很任性很霸道,我一看就立即覺得,沙加應該就是這樣吧XDD

(有點長的後語啊…b)


完成於04年8月
09年4月作小修改(錯字,格式,標點等修改)


←回目錄